金羊毛

  • A+
所屬分類:希臘神話
傳說歐洲最早從事偉大旅行的英雄,是尋找金羊毛之行的領導者.根據推測,他比希臘最著名的旅行家,即奧狄賽里的英雄要早一代.
金羊毛

金羊毛

這趟旅程當然是走水路.當時沒有陸路,河流、湖泊以及海洋是惟一的路徑.所有的旅程都是同樣地,不僅要面對海底的險惡,陸上的危險亦不能免.夜晚船不開航,凡是水手碇泊的地方,都隱藏著能致人于死地的,比暴風雨和船難更可怕的妖魔鬼怪.高超的勇氣對旅程來說是非常需要的,尤其是那些駛離希臘的旅程.?

沒有任何故事,比駕駛阿果號尋找金羊毛的英雄所受的苦難,更能證明上述的事實.實際上,旅行中的水手們,是否必須面對如此繁多且撲朔迷離的危險或許值得懷疑.但是無論如何,他們都是著名的英雄,有些更是希臘中最偉大的,他們足以擔當他們的冒險.

金羊毛的故事以一位希臘國王亞瑟瑪斯作為開頭,這位國王討厭他的妻子,因而冷落她,然后跟另一位公主伊諾結婚.前妻妮費蕾為她兩個孩子擔憂,尤其是男孩菲里克索斯.她認為后妻將會設法殺他,以使自己的兒子能繼承王位.她的想法一點也不錯,后妻出身于大家庭,父親是英明的底比斯國王加姆士.她的母親和三個姐妹都是心地善良而毫無瑕疵的女人,但她卻欲置這小男孩于死地,她想出了一個妙計.她用各種手段把所有的谷種弄來,在人們尚未播種前將它們烤焦,結果當然一點收成也沒有.當國王派人前往神殿,請示神諭,指示他該如何解救這可怕的災難時,伊諾便說服使者,或者更可能是行賄而使他說:神諭指示,除非他們交出菲里克索斯作為貢獻的祭品,否則將會五谷不登.

人民因迫于饑饉,于是便強制國王,使國王屈從而答應這個男孩的犧牲.后來的希臘人和我們一樣,對于這種犧牲的觀念,都覺得恐怖.然而,當犧牲出現在故事中時,他們幾乎經常把它轉變成并不駭人的場面.就像這個故事傳到我們現在時,便說,當這個男孩被帶到祭壇時,一只純金色毛的公羊把他和他姐姐攫走,帶著他們破空而去.這是漢密斯應他母親的祈求而派來的.

當他們正飛過歐亞兩洲交接的海峽時,女孩海莉不慎滑倒,掉入海中而溺死.從此,這個海峽就叫做海莉斯滂沱海峽(達達尼爾海峽的古希臘名).男孩則在無情海(即黑海,當時尚未平靜,極不友善)中的考爾基斯國安全登陸.考爾基斯人是可怕的民族,然而,他們對菲里克索斯卻很仁慈,國王厄里提斯更把他一個女兒嫁給他.事情也很古怪,菲里克索斯竟將有救命之恩的公羊獻祭宙斯,然后把金色羊毛送給厄里提斯國王.
菲里克索斯有位叔叔,理當為希臘國王.但是他的王位卻被侄子派里亞斯所篡奪.國王的年輕兒子,合法的繼承人杰遜,被秘密送往遙遠而安全的地方.當他長大后,他勇敢地冒險歸國,向陰狠的堂兄要回王位.

曾經有神諭顯示篡取王位的派里亞斯,說他將死于親人之手,他必須慎防只穿一只皮草鞋的人.時間隔了很久以后,如神諭所示的人來到城里.盡管在其它的穿著方面相當整齊———非常合于他健壯身軀的大衣,肩膀上披著用來防雨的豹皮,但是他的一只腳卻是赤裸的.他那鄭曲而閃亮的頭發沒有修剪過,波浪起伏般地拖在背后.他毫無懼色,筆直地走到市場,這時,正是人群擠滿市場的時候.

沒有人認識他,但有兩個人以奇異的眼光看他,互相懷疑問道:“他會是阿波羅嗎?或是阿科羅蒂的丈夫?他不可能是波西頓勇敢的兒子中的一個,因為他們都已死了.”但是,派里亞斯一聽到這消息,便急速地趕來,當他看到他只穿一只皮草鞋時,害怕極了.他把恐懼埋在心里,詢問這位陌生人說:“你的祖國是哪一國?請你不要說齷齪卑鄙的謊言,把實情告訴我!”對方溫和地回答:“我已回到故鄉,我要重振家威.這片宙斯賜與我父王的土地,一直沒有賢良的統治.我是你的堂弟,人們叫我杰遜.你我必須自律于權利法則———不應訴諸于刀槍.你可以留下所有的財富\羊群\黃褐色的牛群和田地,把王位交還給我,這樣我們便可以不必為這些事而發生爭端.”

派里亞斯柔和地回答:“當然,事情該這么辦.不過有件事必須先要完成;已逝的菲里克索斯命我們帶回金羊毛,這樣才能把他的靈魂帶回老家.但是,我已經老了,而你正值年輕,充滿活力.你務必要接下這尋找的擔子.我對著宙斯發誓:我一定放棄王位,把統治權交給你.盡管他這么說著,但他心里相信,絕沒有人能完成這個冒險然后生還.”

這個偉大的冒險意見,激起杰遜的萬丈雄心.他同意了,而且讓各地的人知道,這趟冒險將是真真正正的旅行.希臘的年輕人樂于接受這個挑戰,所有最優秀高貴的青年都前來參加這個隊伍.所有英雄中最偉大的赫邱利斯,妙解音律的音樂師奧菲爾斯,加斯陀和他的兄弟波魯克斯,阿奇里斯的父親皮里語斯,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人都參加了.希勒幫助著杰遜,正是她鼓舞著每一個人,使他們不愿在母親的襁褓中度著毫無憂患的生活,甚至有勇敢冒著死亡的代價,和同志們共飲絕世的不老藥酒.英雄們登上阿果號船,開始他們的航程.杰遜手持金杯,將祭酒傾入海中,祈求那以電光為矛的宙斯,保佑他們一路成功.

他們的前程充滿大災大難,有些人飲不老藥酒而喪命.他們首先在一個只有女人居住,相當怪異的雷姆諾斯島靠岸.這些女人曾起來反抗男人,并且除了年老的國王外,將所有的男人殺光.國王的女兒海絲比爾,就是這些婦女的領導者,她放過了老父,用空箱子載著老父,在海洋中漂泊,最后,箱子將他帶到安全的地方.然而,這些可怕的女人卻非常歡迎阿果號的船員,在船駛離前,準備許多食物\酒和衣服作為禮物,接濟他們.

他們離開雷姆諾斯島后不久,發現赫邱利斯脫離他們而不見了.赫邱利斯有個很喜歡的侍從少年海勒斯,當海勒斯用水壺汲取泉水時,沼澤女神看見他如此俊美而容光煥發,想要吻他,于是將他往水里拉,她摟著他的脖子,把他拉到水底,少年便失去了蹤影.赫邱利斯瘋狂地四處尋找,呼喚著少年的名字,向著離海很遠的森林走去,愈尋愈深.他已忘了金羊毛,忘了阿果號,忘了同伴;除了海勒斯以外,他已忘了所有的事.最后,航船只好拋下他,繼續他們的航程.

他們下一個冒險是遇到一群哈皮.哈皮是能夠飛行的可怕怪物,有錐形的嘴和銳利的爪,身上散發著惡臭,令所有的生物聞之而患病.阿果號船員夜晚停泊的地方,住著一位孤獨無依的可憐老人.真言之神阿波羅曾把預言的能力賜與老人,他能精確地預言即將發生的事情,但卻因此觸怒了宙斯.因為宙斯對于所作的事喜歡保守秘密———這點對了解希勒的人也能很清楚地明白.于是宙斯便給予老人嚴厲的處罰,不管何時,當他用餐時,“宙斯的跑腿”哈皮立刻飛撲而下,弄臟那些食物,使那些食物臟到沒人敢碰它,更不用說是吃它了.阿果號船員瞧見這位老人———菲紐斯———簡直不成人樣,就像毫無生息的幻影,用瘦干的雙手胝地爬行,由于孱弱,全身不斷地顫抖,身上仿佛只剩一層皮包著骨頭.他興奮地歡迎這些船員,祈求他們解救他.借著阿波羅賜與的預言能力,他知道在阿果號船中僅有兩個人———偉大的北風神波利爾斯的兩個兒子,能夠保護他.所有的船員都以惻隱之心聆聽他的傾訴,北風之神的兩個兒子毅然決然地答應幫忙.

當其它的人正為菲紐斯張羅食物時,波利爾斯的兩個兒子持劍守在他的身旁.他幾乎連嘴唇都沒碰著,那些可惡的妖怪便凌空而至,迅速地弄臟食物,然后留給他們難聞的惡臭.快如狂飆的北風神的兒子立刻追趕過去,追上那些哈皮,用劍擊殺他們.假如不是由天而降的彩虹女神愛麗絲及時阻止,那些哈皮必定會被碎尸萬段.她說,他們不能殺死這些宙斯的跑腿,但是她已向冥河神史蒂克斯立下沒有人能違背的誓言,那些哈皮永遠不再騷擾菲紐斯了.聽了這些話后,他們兩人便愉快地回來,安慰老人,于是老人興奮地和眾英雄徹夜狂歡痛飲.

老人又把橫在他們眼前的危機忠告他們,尤其是沖擊巖石的險惡.當海水波濤洶涌地沖擊巖石時,那些巖石會不停地互相撞擊.他說,惟一能通過的辦法,是先拿一只鴿子試試.如果鴿子能安全地通過,那么他們便能通過;如果鴿子被擊斃,他們只有掉回頭,放棄所有對于金羊毛的希望.

次日早晨,他們當然帶了一只鴿子出發,很快地發現巨大翻滾的巖石.在巨巖中間,似乎無法找出一條路來,但他們把鴿子放了,然后觀察她的動靜.鴿子飛穿而過,安全地出來,只有尾毛的尖端,被襲擲回來的巖石挾住而扯落了.英雄們盡其所能急速地追隨她的蹤跡,巖石分開,劃船的人奮全力向前進,于是,他們也平安地穿過.在這一剎那間后,巖石又激烈地滾動撞擊,船尾的裝飾品被扯掉,他們僅能免于被毀而已.他們穿過以后,巖石又互相地翻滾,但已無法構成船員們的威脅了.

離開巖石群不遠,就是女戰士亞馬遜族的領域.說來也很奇怪,這群女戰士竟是酷愛和平\而且長得甜美的女神哈姆妮的女兒.她們的父親卻是可怕的戰神雅爾斯,她們仿效父親的作風而不學母親.英雄們樂于停步,和她們進行肉搏戰.然而,這將會是一場不可能不流血的戰爭,因為亞馬遜人并不是溫和的敵人.但是,海風吹得很順利,他們繼續趕路沒有逗留.當船全速通過時,他們瞥見高加索山,同時也瞥見普羅米修士坐在他的巖石上,高高地聳立在他們頭上.他們又聽見兀鷹俯沖血腥食物時,煽動巨翅的聲音,他們會不知不覺地停下來.然而,就在這一天的傍晚,他們抵達了金羊毛的所在國考爾基斯.

在面對著茫然而不知所措,感到除了仗恃自己的奮斗外別無他求的情況下,他們度過一夜.這時,在奧林匹斯山上,眾神正為他們而召開一次會議.希勒因他們陷于險境而憂心如焚,她跑到愛之女神阿科羅蒂那里求援,她的大駕光臨使得女神大感驚訝,因為希勒并不是她的朋友.雖然如此,當這位偉大的奧林匹斯山的皇后向她求助時,由于懼于皇后的威權,她答應全力以赴.她們共同計劃由阿科羅蒂的兒子愛神丘比特,造成考爾基斯國王的女兒墮入杰遜的情網.對杰遜而言,這是個絕妙的計劃.這位少女———米蒂亞,諳熟如何施展非常厲害的魔術,假如她愿意為阿果號的船員施展法術,無疑的,她一定能救他們.因此,阿科羅蒂告訴丘比特,如果他愿意照她的吩咐去做,她就會送一個涂上深藍琺瑯光耀奪目的金球給他.丘比特大喜過望,取出他的弓和箭袋,由奧林匹斯山穿過寬廣的蒼穹,直奔考爾基斯國.

此時,英雄們已出發前往該城,準備向國王索取金羊毛.一路平安無事,沒有任何麻煩,希勒將他們隱蔽在濃霧中,因此他們順利抵達王宮而沒被發覺.接近王宮大門時,煙消霧散,守衛立刻察覺這群標致的年輕陌生人,很有禮貌地引他們入內,并將他們的到訪通報國王.

國王立刻出來表示歡迎,他的仆人急忙做好一切準備,生火燒水以供沐浴,又準備佳肴美味.米蒂亞公主夾雜在這忙碌之中,好奇地看著這些訪客.當她的視線正落在杰遜時,丘比特迅速舉手,將一枝箭深深地射進少女的心.箭像火炬般在她心中燃燒,她的心靈因這股甜蜜的痛楚而酥然軟化,臉上泛著一陣紅一陣白,她又羞又怕地潛回閨房.

只有在英雄們沐浴完,享用了佳肴醇酒之后,國王厄里提斯才能詢問他們的身份\來歷和目的.因為在滿足訪客的需要前,提出任何質詢都是最不禮貌的.杰遜回答說,他們都是出身高貴的人,都是神的子孫.他們遠從希臘航行而來,只求國王將金羊毛給予他們,他們愿意為他作任何效勞,以為報答.譬如替他征服敵人,或是實現他所要求的任何愿望.

國王厄里提斯聽完后,心中大感震怒.他討厭外國人,對希臘人更是如此,他巴不得他們滾得遠遠的.他自言自語說:“如果這些陌生人沒有在我的餐桌上進餐,我會宰了他們的.”他默然地盤算該如何做,然后想出一個計策.

他告訴杰遜,對于勇敢的人他毫無怨言,假如他們能證明他們是勇敢的,他愿意把金羊毛交給他們.“你們的勇氣考驗”,他說:“也只是我曾完成的.那就是駕馭他的兩頭公牛,這些牛的腿是銅制的,呼吸時噴出熊熊的火焰.用它們來耕田,然后將火龍的牙齒播撒在壟溝中,像播種一般,———這些牙齒會馬上長出許多的武裝士兵.當這些士兵進行攻擊時,他們必須把這些士兵砍倒———一次可怕的收割.”“我曾獨立完成這個工作”,國王說:“我決不會把金羊毛給予較我還不勇敢的人.”杰遜坐著沉默片刻.這場競賽似乎毫無可能.它超越任何人所能勝任的能力范疇.最后,他答道:“盡管事情是那么可怕,甚至我必須一死,我也愿意接受這個考驗.”說完,他離座而起,率領他的同伴返回船上過夜,這時米蒂亞的心卻跟隨著他.當他離開皇宮后,整個漫漫的長夜,她似乎看見他,看見他俊美的容貌以及溫雅的舉止,聽見他的談吐.內心為他擔憂而痛楚,她揣測著父親的計劃.

英雄們回到船后,召開一次會議,每個人都要求杰遜答應讓他試試;但是一切都徒然無功,杰遜是不會聽從他們的.當他們正進行討論時,國王的一位孫子———杰遜曾救過他一命,跑來找杰遜,告訴他關于米蒂亞的魔力.他說,她無所不能,甚至能控制星星和月亮.如果能說服她幫忙,就能戰勝公牛和火龍人.這似乎是惟一有指望的建議,他們建議杰遜回去贏取米蒂亞,殊不知丘比特早已完成這個工作.

米蒂亞獨自坐在房間里,一邊啜泣,一邊自言自語說,她會永遠感到羞愧,因為她為一個陌生人過度地牽掛,想要屈服于瘋狂的愛情中,而去反抗她的父親.“不如一死算了”她說著,取出一個裝著殺人的藥草的箱子,但是當她拿著箱子坐在那兒時,她想及生命和存在世間的可愛的事物,連陽光也似乎較從前更為甜蜜.于是她拋開箱子.不再猶疑,決定為她心愛的人施展魔力.她有一種魔膏,能使涂上它的人,在當天中平安無事,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這種魔膏是用普羅米修士滴在地上的血所長出的最早的一棵植物制成的.她將它揣在懷里,去尋找她的侄子,就是杰遜救過他命的王子.當王子正四處找尋她時,被她遇著了,當他要求她做那些她早已決定做的事時,她立即答應他的要求,然后遣他到船上告訴杰遜,不要停留,馬上到某一地點會她.杰遜一聽到這消息立刻動身,在他啟程時,希勒更將容光煥發的美質加于他身上,使得任何人見到他都大為驚羨.當他抵達米蒂亞那里時,她的一顆心仿佛已跑到他身上,黑霧蒙蔽她的眼睛,同時,她已無力動彈.他們兩人沒有片言只字地靜立著凝視對方,就像聳拔的松樹在毫無風息中屹立著,然后風兒再度吹起,樹枝喃喃作響,他們兩人也被愛情的和風鼓勵,輕聲細語地互相傾訴.

他首先啟齒,要她善待他.他說,他不得不存有希望,因為她的美麗可愛,必定意味著她有出類拔萃的溫文禮貌.她想立刻表達所有的感受,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她默然地從懷中取出魔膏交給他,現在他倆的眼光充滿著羞赧注視著地下,然后再投予對方一眼,笑靨中充滿著愛情的欲望.

最后,米蒂亞開口,告訴他如何使用這些魔膏,并且告訴他,如果把油膏涂在武器上,也會使那些武器跟他一樣,在一天之中所向披靡.如果太多的龍牙人沖過來攻擊,他必須在這些人中投下一顆石子,就會使他們自相殘殺,直到片甲不留.“現在我必須回宮了”,她說:“但是當你再度安抵家門時,請記取米蒂亞,就像我將永遠記得你一樣.”他激昂地答道:“不管白天或是黑夜,我都不會忘了你.如果你來到希臘,因為你為我所作的一切,你會得到尊榮.除了死以外,沒有任何東西能破壞我們的廝守.”

他們分離了,她回到宮中,為自己不忠于父親而哭泣.杰遜經回到船上,派遣兩個同伴去取龍牙;同時,試驗一下魔膏的效力,就在他觸及魔膏時,一股可怕而不可抗拒的力量貫入他的身

體,所有的英雄目睹此景,個個為之振奮.盡管如此,但當他們來到國王和考爾基斯人正等待著的田野,看到由于呼吸而噴出火的公牛沖出柵欄時,恐懼懾服他們,害怕之情油然而生.但是杰遜屹立不動,仿佛海中的巨石抵擋著海浪,他先后把兩只公牛按在地上,在眾人驚訝他超凡的神勇時,緊緊地為它們上軛.然后在田野上駕馭它們,穩穩地推犁扒土,將龍牙撒播于犁溝中.耕種甫畢,作物已長出來,武裝的人蜂擁而上地攻擊他,杰遜記取米蒂亞的話,在他們之間投下一顆大石.于是這些戰士倒戈自相殘殺,死于他們自己的矛下,使血流成渠.杰遜因此在這次競賽中贏得最后的勝利,但這下卻苦了國王厄里提斯.

國王回到宮中,陰謀陷害英雄們,發誓絕不讓他們得到金羊毛.但是,希勒為他們策劃,她使米蒂亞完全為愛情而茫然和不知所措,決定跟杰遜私奔.當晚,她偷偷地離家,趁著黑暗急速地逃到船上.這時眾英雄正為他們的幸運而狂歡,沒有想到大禍已臨頭.她跪在英雄們的面前,求他們收留她.她告訴他們,必須立刻得到羊毛,然后急速離去,否則會被殺死.一條恐怖的蛇守著羊毛,但她可以哄它入睡,使它不致于危害他們.她傷痛欲絕地說著,但是杰遜非常興奮,將她輕輕地抱起而擁著,并且答應她,一旦他們回到希臘,她便成為他的未婚妻.然后將她放回甲板上,他們前往她指示的地方,抵達懸掛羊毛的神圣樹林.負責守護的蛇非常可怕,但米蒂亞毫無懼色地接近它,唱著迷魂悅耳的魔樂,誘使蛇入睡.杰遜迅速地取下掛在樹上的金色異物,然后急急退回,天剛破曉,他們已抵船上.最健壯的人劃著漿,死命地由河道駛入海中.

此時,國王已知道一切,立即派遣他的兒子———即是米蒂亞的哥哥亞士圖斯率兵追趕,這一小撮的英雄們,簡直不可能戰勝或逃離亞士圖斯如此龐大的軍隊,但是米蒂亞這次以恐怖的死亡再度拯救他們.她殺了她哥哥.有些故事說:她傳話給哥哥,表示她渴望回家,如果他能在當晚前往指定的地點和她會面,她可以為他取回金羊毛.亞士圖斯毫不懷疑地前來,卻被杰遜打倒,當米蒂亞退離時,亞士圖斯黑色的血液染上他妹妹的銀白長袍.首領一死整個軍隊就崩潰散亂了,于是,海路為眾英雄大開.

另外有個故事則說:亞士圖斯和米蒂亞同登阿果號離去,卻沒有解釋他何以如此做.故事中又說追趕他們的是國王.當國王的船趕上他們時,米蒂亞殺了她哥哥,將尸體分解,把碎片投入海中.國王停下來收尸,因此,阿果號得以脫險.

至此,阿果號船員的冒險幾乎已結束.但在經過光滑峻險的絲娜巨巖和查理狄斯漩渦時,他們接受一次可怕的考驗.那里的海水永遠咆哮著,洶涌的波濤高聳如山,幾乎擲入天上.但是希勒看到了,督促海之女神引渡他們,保護航船安全歸去.

其次的考驗是來到克里特島———若非米蒂亞,他們早已登陸.她告訴他們,古代銅族留下的最后一人泰路斯住在那里,他全身除了腳踝外,都是銅質的,腳踝是他的致命傷.她正說著,泰路斯出現了,形貌極端地駭人,恐嚇著如果船再駛近,他就用巖石將船打碎.他們倚槳休息,米蒂亞跪著禱告,祈求黑底斯的奴隸來消滅他.可怕的罪惡主宰者聽到她的呼喚,當銅人正舉起尖銳的石頭要砸阿果號時,便咬了他的足踝,鮮血迸出,不斷地流著,直至他倒地而死.然后英雄們得以登陸,養精蓄銳以待未來的旅程.

返回希臘后,眾英雄的隊伍解散,各自回家.而杰遜和米蒂亞帶著金羊毛去見派里亞斯,但他們卻發覺可怕的變故已發生了.派里亞斯強迫杰遜的父親自殺,他母親因憂郁而死.杰遜矢志嚴懲兇手,他求助于從未使他失敗過的米蒂亞.她用巧妙的手段致派里亞斯于死地,她對派里亞斯的女兒們說,她知道如何使老者再度青春的秘密,為了證實她的說法,她把一只受夠多年折磨的公羊,在她們面前殺了,然后把尸體分成碎片,放入一鍋滾燙的熱水中,口里念著咒語,不久,一只小羔羊由水中跳出,蹦蹦跳地跑開了,少女們都信以為真.米蒂亞給派里亞斯服下強力安眠藥,要他女兒將他分成碎片;為了使父王再度青春,縱令她們不敢強迫自己動手,最后還是完成可怕的工作.她們把碎片放入水中,渴望米蒂亞念咒,以喚回父王的靈魂和青春.但她走了———逃離王宮和城市.這時,驚恐的她們才清楚,自己是殺父的兇手.杰遜果真報了深仇大怨.

還有一個故事說:米蒂亞使杰遜的父親重生,而且再度青春,她更把永葆青春的秘密教給杰遜.她的一切善行惡跡都是為了他,但最后她所得到的報酬,是他拋棄了她.

派里亞斯死后,他們來到哥林斯.他們有了兩個兒子,一切似乎都很好,甚至于她雖遭放逐,過著放逐者經常的寂寞生活,但是由于她對杰遜的熱愛,使她忘了失去家國之痛.然而,杰遜暴露了本性,雖然他仿佛還是個偉大的英雄:他打算和哥林斯國王的女兒結婚,這是一個光彩的婚姻,但他只有想到野心,卻忽略了愛情和恩澤.米蒂亞知道他移情別戀,先是大感驚訝,然后由于傷心而感到痛苦.米蒂亞說出將為害國王女兒的話,使國王感到恐懼———他必定是從未想到這些的毫無疑慮的人.———于是他命令她和她的兒子必須馬上離開這個國度,這等于是死亡的判決.一個婦道人家拖著無助的幼兒被放逐,是難于自保的,更甭說保護幼兒.
當她沉思前程以及回憶她的過錯和罪惡時,———她想用死來了結無法忍受的一生.有時在淚水中想念父親和家庭,有時為哥哥和派里亞斯無法洗去的血跡而感到驚悸.她覺悟了,是瘋狂的愛戀導致她一切的罪惡和不幸.當她就這樣坐著時,杰遜在她面前出現,她看著他而默默無語.雖然他就在身旁,她卻覺得跟他隔得遠遠的,只有暴戾的情愛和已毀的生命伴隨她.她的情感使他無法沉默,他冷酷地告訴她,他一向很清楚她那無法克制的個性,假如不是她愚蠢地對他的新娘子說出惡狠的話,她仍然能夠安穩地住在哥林斯.不管怎么樣,他已盡了最大的心力,她沒有被殺而只被放逐,這完全是他的功勞,他真的化了許多艱苦的時間去說服國王,但他在所不惜.現在他來到她跟前,因為他不是個對朋友忘恩負義的人,他要看著她帶著許多黃金和必需品,踏上她的旅程.

這難堪已太夠了,米蒂亞罪惡感的急湍迸發出來.“你為我而來?”她說:

“只為全人類中的我而來?”

“不錯,你來的正好,

因為我可以減輕我心里的負擔———

如果我能揭發你卑鄙的根性.

我救過你,任何居于希臘的人都知道.

公牛\龍人\守護金羊毛的蛇,

我制服它們,使你成為勝利者,

我掌握了救你的契機.

父親和家庭———我背逆了他們,

只為了一個陌生的國家.

我克服你的敵人,

替派里亞斯設下最殘酷的死去.

現在,你拋棄了我,

我到哪里去?回父親的宮中?

到派里亞斯的女兒們處?為了你,

我已成為所有人的敵人,

我本身卻和他們無冤無仇.

哦!我曾經擁有你,

一個受人人贊譽的忠實丈夫.

現在,我被放逐了,天啊!天啊!

沒有人幫助我,我將孤獨了.”

杰遜卻回答說,救他的不是她,而是使她愛上他的阿科羅蒂.因為他帶她到文明的國度希臘,所以她還欠他相當多的恩情.另外,他還極力地宣傳,使得關于她如何拯救阿果號船員的事跡出名,因此人人都贊美她.假如她稍微有點常識,她應該高興他能娶她,如此的結合,對她和兒子都是非常有益的.她所以被放逐,只因她自己的過失而造成.

無論米蒂亞缺乏別的什么東西,她卻有豐富的智慧.除了拒絕他的黃金,她不再和他浪費口舌,她不帶走任何東西,也不要他的援助.杰遜氣急敗壞地離她而去.“你那頑固的傲慢”,他告訴她:

“它驅走所有仁慈的人,

但是你將會為它而更悲傷.

從那時候開始,米蒂亞著手報復,她已知道如何進行.

“啊!生命的掙扎將由死亡做決定,

讓我們短暫的時日結束吧!”

她決心殺死杰遜的新娘子,然后呢?她已顧不得往后的其它事情.她說:“她必須先死!”

她從箱里取出一件華麗的衣裳,將它涂上致命的毒藥,然后置于盒中,命她的兒子帶到新娘處.她告訴兒子們,必須要求新娘立刻穿上,以表示接受這份禮物.公主和藹地接待他們,而且同意照辦.但她幾乎一穿上,可怕和毀滅的火焰立刻燃起,她倒地而死,全身的肌肉熔化而消失.

當米蒂亞得知事情已完成,她轉而又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沒有任何地方能夠保護她的兒子們,除了過奴隸的生活外,再無其它生活方式.“我決不使他們過著為異國人所奴役的生活”,她想:

“死于別人的手,較死于我自己的手更為殘酷,

不!給他們生命的我,將給他們死亡,

哦!現在不要膽怯,

不要想他們是多么年輕,以及

他們是多么可愛,和他們何時出生———

并不是———我要忘卻他們是我的骨肉,

只要片刻,短暫的片刻———

然后永遠地憂傷.”

當杰遜因她對新娘子的作為而充滿怒火地跑來,想要殺她時,兩個男兒已死.米蒂亞在屋頂上,正跨上由龍駕馭的戰車.當他為過去所發生的事咒罵她而不罵自己時,那些龍已帶著她騰空而去,消逝了蹤影.

lzAdm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